首页  >> 国际新闻  >> 查看详情

史上第三位遭弹劾的美国总统!21年前是克林顿,这回轮到特朗普

2019-12-19 16:52:56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8814次)

“决议案通过!”北京时间12月19日上午9时50分许,随着民主党人、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宣读完最后的投票结果,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遭到众议院弹劾的总统。

在投票中,议员们分别以230:197和229:198的结果认定,特朗普“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宣读最后的投票结果。(CNN视频截图)

​6个多小时的国会辩论时间里,民主党议员使劲浑身解数,用自己的方式阐述现任美国总统如何用公权力为筹码打击自己的总统大选对手。议员肯尼迪读起了自己写给孩子的一封信,将这一天定性为“这是你将在历史书中读到的一天”;议员克拉克则引用了美国国父亚当斯的名言:“如果总统让人民从自己身边溜走,他将不再是一名总统”。

共和党议员则尽力阻挠议程的推进。当天的议程一开始,共和党人就连续提出辩论休会、延长辩论时间、改变投票方式为点名公开投票三项动议,试图拖延议程。作为不在场的漩涡中心人物,美国总统特朗普则一如既往在推特上不断发声,称自己是“被无所作为的激进左派弹劾”。

辩论间隙,国会山另一头的参议院共和党人收到了来自特朗普的圣诞礼物——一封打印精美的、在17日写给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长信。信中,特朗普否认了有关他的一切指控,并称“美国人民在2020年大选中不会原谅你们民主党人。”

“事实上,结局都是可预见的:多数派全部投票支持弹劾,少数派则全部投票反对。”一位议员在辩论中感慨。而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在发言中都多次提到,弹劾案造成的一个必然结果是,美国社会的撕裂进一步加深。

和21年前的克林顿弹劾案完全不同

美国众议院历史上第三次弹劾总统,源于近8000公里外的东欧国家乌克兰的一次选举。今年5月,喜剧演员出身的泽连斯基成为乌克兰新总统。这位致力于结束与俄罗斯战争关系的政治素人,上任后第一时间就致电特朗普,欲寻求支持。

12月15日发布的美国众议院755号决议指出,在今年7月25日与泽连斯基的通话中,特朗普以“与泽连斯基会面表示支持”和国会已经批准的3.91亿美元援助款为筹码,要求后者帮自己调查民主党资深政客拜登的儿子在乌克兰可能存在的违法活动。

2014年到2019年,拜登的儿子亨利·拜登被任命为乌克兰最大的天然气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月薪高达5万美元。在此期间,曾身为奥巴马政府副总统的拜登出访乌克兰,与当地的亲美领导人建立联系。当特朗普要求泽连斯基调查拜登时,已经77岁的拜登正逐渐在民主党内选举中领先,极有可能在明年成为特朗普大选中的直接对手。

根据特朗普一方的说法,现任美国总统是在捍卫美国国家利益,因为拜登涉嫌在担任副总统期间以价值10亿美元的援助为筹码,要求乌克兰政府避免调查他儿子涉嫌的商业违法行为。“是拜登滥用职权,结果你们却用这个名义来弹劾我。”特朗普在17日写给佩洛西的信中抱怨。

然而,美国媒体调查发现,特朗普的指控缺乏证据。长于商业调查报道的彭博社今年5月获得的消息显示,乌克兰检方至今仍未找到证明拜登及其儿子有不当行为的证据,而拜登要求解雇乌克兰总检察长时,乌克兰检方尚未对拜登儿子任职的公司开展调查。那次解聘事件,主要与乌克兰国内的腐败问题有关。

在18日的国会辩论中,双方各不相让。民主党人抨击共和党人“只敢提程序问题,不敢否认事实”,共和党人则反击称民主党“只有第二、第三、第四手资料”“录音记录证明不了任何罪名”。处于漩涡中心的特朗普和拜登则自始至终没有在国会听证、辩论和质询中露面。

“可能有人会把本案与21年前的克林顿弹劾案相比,”《纽约时报》评论道,“但是,这两个案件涉及完全不同的罪名,有着完全不同的情况。”

在1998年的那场弹劾中,面临四项指控的克林顿曾在国会听证中否认与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发生性关系,因此其“作伪证”的事实几乎得到了确认,民主党人的辩驳集中在克林顿“罪不至于弹劾”上。在更早的1974年“水门事件”中,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对政治对手的窃听也是民主、共和两党确认的事实。

但这一次,对拜登和特朗普各自与乌克兰政坛发生的事实扑朔迷离的“纠葛”,美国朝野上下几乎没有达成任何共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论拜登还是特朗普的“罪名”坐实,以中断对乌克兰的巨额援助换取个人政治利益的行为,都比尼克松、克林顿严重的多。

“华盛顿已比任何时候都更严重地退化”

自2016年11月在总统大选中胜出后,特朗普一直面临民主党人的“围剿”,从“通俄门”调查到特朗普涉嫌性骚扰,从总统财务记录调查到“干预2020大选”的指控,这些打击现任美国总统执政合法性的努力最终汇聚成了美国历史上的第三次总统弹劾案。

不过,众议院通过弹劾案可能是2020年大选前“反特朗普”人士取得的最后一场胜利。根据美国宪法的规定,针对总统的弹劾还须经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表决通过。目前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在参议院中拥有53个席位,而民主党人仅占47席,弹劾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参议院对弹劾案的审理将于圣诞节后的2020年1月进行,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将主持审判,参议员扮演陪审员角色。众议员作为“检察官”,特朗普的律师会代表总统进行辩护。

参议院共和党人已经表现出了对即将到来的弹劾案的不屑。本月15日,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致信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呼吁参议院要求白宫代理幕僚长麦克·马瓦尼、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等重要人物出席作证,以对特朗普进行充分审判。麦康奈尔则回应称,他“不是公正的审判者”,而是明确支持特朗普,因此他建议进行“简短弹劾审判”,不传唤任何证人。

与此同时,众议院关于特朗普财务记录的调查仍在推进。

本月初的多份民调显示,弹劾案和财务调查的进展丝毫没有影响现任美国总统的支持率。《纽约时报》评论指出,虽然特朗普“一直在侮辱(总统)这个重要职务”,但弹劾案有可能反而提高特朗普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的支持率。

文章指出,华盛顿无休止的“两院战争”让舆论目光聚焦于特朗普细枝末节的“小动作”“虚构的故事和愚蠢的推文”。三年来这位美国总统治理内政外交的得失反而不再引人关注。而参议院注定不会通过弹劾案,则可能被特朗普“说成是宣布他无罪”,掀起另一场舆论攻势。

英国广播公司(BBC)也认为,民主党在2018年的众议院选举中取得大胜,原因就在于候选人谈论的都是修缮公路等“选民会在餐桌上讨论的话题”。当选战中心变为对总统滥用职权的指控,双方的观点都很难引起对方支持者的兴趣。

不论弹劾案对特朗普连任的影响几何,西方主流媒体多认为这会进一步加剧美国社会的撕裂。福克斯新闻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众议院通过弹劾案前分别进行的民调都显示,支持特朗普被弹劾和反对弹劾案的民众几乎各占一半。法新社指出,弹劾案显示美国党派对立日深,“如今社会连事实都难共同认定”。

“从众议院共和党人对希拉里的迫害,到众议院民主党人在特朗普治下没完没了的歇斯底里,华盛顿已经比任何时候都更严重地退化,成为了一个程序取代进展、哗众取宠胜于治理、噪音盖过任何有意义的信息的地方。”《纽约时报》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