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要闻  >> 查看详情

中国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几点思考

2020-02-06 00:09:43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9243次)
    章建民(中国主流媒体高级记者)
    这几天,不仅仅是中国,应该是全世界,都在关注的一件事,就是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毒带来的全球性警觉甚至恐慌,绝对不是谁说没有就没有的。
    事实摆在面前,在中国国内,已经确认病例,已经远远超过2003年当年非典病例,而且已经是当年非典病例的三倍多,死亡人数也超过了当年非典。这说明一个问题,疫情的发展,远比我们想象要严重得多,有专家已经明确提醒,随着检测的加快,估计人数还更快增加,实在令人担忧。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截至2月2日24时的权威数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死亡病例361例,这一数字已经超过自2002年末至2003年8月16日10时中国内地累计报告非典型肺炎(SARS)死亡病例349例。
    2月2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829例(湖北省2103例),新增重症病例186例(湖北省139例),新增死亡病例57例(湖北省56例,重庆市1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7例(湖北省80例),新增疑似病例5173例(湖北省3260例)。
    截至2月2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7205例(北京市核减3例,江西省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2296例,累计死亡病例361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75例,共有疑似病例21558例。
    目前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89583人,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0055人,共有15270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33例:香港特别行政区15例,澳门特别行政区8例,台湾地区10例。
    应该说,目前全国上下对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决心是非常坚强,全国人民众志成城,我完全相信中国一定能战胜这场病毒,一定能取得全面胜利。
    然而,在今天,我们还必须清醒地看到,数据虽然是枯燥的,但数据在疫情面前最能说明问题。从疫情的开始到今天的结果,我总在思考,抛开其它一些小问题,比如脑瘫孩子死亡,比如武汉红十会捐赠问题等一些小问题,我们需要思考的大问题是:为什么疫情发展发展如此迅速呢?为什么会出现防护物资严重短缺呢?为什么在武汉封城前会有500万人流入世界各地呢?
    客观地说,我不是病毒专家,或许我对这个病毒认识还不全面。但我想应该除了因为这个病毒来势力猛,感染性强外,恐怕一个不可推卸责任,就是人祸也在其中。
    首先,我想回顾一下,这场疫情应该是在去年的12月份初就有苗头,记得是去年12月8日武汉就有了病例,当时不重视,算是情有可原,可是后来到了去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李  文亮医师在微信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发表有关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言论后。当地公安机关却所谓以依法对其在互联网上发表的真实言论提出其违法的警示和训诫。其实这时候的发现病例,已经远不至7例了,但是还没有引起当地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反而动用公安力量对说真话的医生进行处罚,这到底是谁指使的?至今还是迷,这个大好节点再次错失了武汉非常好的防控时机。这充分表明了,地方的社会治理能力和水平的严重不足,反映了一个地方党委和政府,对于重大社会问题的认知严重缺乏。而武汉市长哪句,发布疫情没有授权,更让人们浮想联翩,对问题严重性有了新的认识。
    其次是武汉封城前500万人流出,不仅仅是给中国,更是给世界带来的灾难是巨大的。武汉老百姓没有错,我们千万不能去怪武汉百姓,更不能去歧视武汉百姓,他们所承受的苦难是我们外面的人无法想象的。病毒是天灾,凭我们普通人的认知,不知道咳嗽等症状会如此严重,许多人甚至病毒与细菌都分不清,所以,我坚定认为中国老百姓是善良的。
    问题是,为什么12月初就出现不少病例,还有着2003年的抗击非典丰富经验,甚至最牛的病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却却就在武汉,一大批经历过非典实战的科学家就在武汉,难道他们不知道,不懂吗?为什么要到1月23日武汉才封城呢?大家都知道,目前发病确诊病例看,几乎都与武汉有关,要么是去过武汉,要么是接触过武汉人,而且当初一些所谓官员和专家声称还没有发现人传人,或者称有限人传人的定论是完全错误的。这一十分简单的结论偏要到一位84岁的钟南山院士去武汉才说出真话。谁能理解?
    足足一个多月时间的,当地党委政府到底有重视呢?你们社会治理水平和能力及疫情防控能力是合格吗?扪心自问,你们应该自责,应该内心感到愧疚。错失良机,导致今天结局,根本问题是我们一些地方官员社会治理水平太低,没有汲取2003年非典教训,如果说得严重些,不少管理者是好好疮疤忘了痛。
    其三是疫情防护物资储备问题,这个问题必须提出来,因为病毒事件这不是最后一次,以后还会发生,建立国家及各级政府疫情防护用品储备库是长治久安的国策。目前各地都传来,口罩等防护用品严重不足,甚至奇缺和断货。经历过2003年非典的人都知道,哪时,其恐慌心理比现在要严重得多,因为,这是许多人人生第一次经历如此病毒暴发,而且可以说没有经验,无论是防护用品,还是对病毒的认知,根本没有什么准备。但是,当后来北京市长辞职,卫生部长辞职,我们深感高层的决心是有担当,雷厉风行,因此,全国人民齐心协力,众志成城,最后取得了抗击非典的全面胜利,全国当时的数据最能说明问题。
    如果2003年非典时候,口罩、防护服、消毒液等防护物资出现严重短缺,因为没有储备,因为没有准备,情有可原。那么,现在呢?现在我们应该如何去理解呢?记得有位记者前几天曾经在新闻发布会上追问过这个问题,而国家卫健委的负责人是如何回答呢?他说防护用品有效期的,不好储备。那么,我们要问一下,我曾经去专门调查过国家粮食储备问题,粮食也同样有有效期,为什么国家在各地建立了许多国家粮食储备库呢?而且还建立一整套储备粮食保质串换制度,也就是说陈粮出售,新粮收割后入库。难道疫情防护用品不可以参照吗?我想一个根本问题,是一些地方和部门领导心里到底是不是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新型冠状病毒虽然很吓人,但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什么?我们还没准备好!可怕是我们一些人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