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要闻  >> 查看详情

任正非的沉默,张一鸣只学会一半

2020-08-04 19:41:51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8818次)

面对全球围剿,张一鸣选择沉默。

这很任正非,又很不任正非。

任正非也曾低调多年。但在面对美国“特殊关照”之时,他罕见打破沉默,一度高密度接受中外媒体采访。

但随着被制裁的节奏一路升级,从3月25日至今,任正非已有4个月不再公开对外发声。

任正非在想什么?

华为能在沉默中爆发吗?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豹变”

ID:baobiannews

作者:秦海清、黄小芳

编辑:辛建

2013年初,张一鸣寻求B轮投资,目标5000万美元。

在北京国贸创投大佬朱啸虎的办公室,外表斯文的张一鸣被一口回绝。朱大佬后来丢出一句:“这小孩看着蔫蔫的,没有点凶狠气,做不大的。”

张一鸣默不作声,道了声谢就起身告辞。7年后,张一鸣在全球一鸣惊人。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抖音海外版)成为唯一一个走出中国、在国际上广泛赢得用户的社交APP,也因此成为又一个享受华为式“待遇”的中国企业。今年6月起,TikTok先是被印度封杀,接下来又被澳大利亚、美国列入“行刑名单”。全球瞩目。

面对围剿,张一鸣还是选择沉默:尽量不参会,参会不发言,不接受采访,整个公司各层级对外发声被严格限制。

这很任正非,又很不任正非。

任正非也曾低调多年。但与80后的张一鸣选择不同,这位40后的中国领袖级企业家,在面对美国“特殊关照”之时,罕见打破沉默,一度高密度接受中外媒体采访。

2019年6月24日,《金融时报》记者问任正非,英国会用华为的5G系统吗?任正非说没问题,“英国不是拒绝我们,而是告诉我们系统有问题。”386天后,英国方面宣布:本土运营商自2020年底,禁止采购华为5G新设备,并且到2027年英国将停止使用所有华为5G设备。

任正非作何感想不得而知。可知的是,2020年华为被制裁的节奏一路升级,“高调”了整个2019年的任正非,再次选择沉默。豹变注意到,从3月25日至今,他已有4个月不再公开对外发声。全球媒体关注的华为心声社区,也沉寂了许多。

任正非,为何再次沉默?

不再热闹的“罗马广场”

华为心声社区有关任正非的消息少了许多。今年以来,任正非仅通过视频形式受访两次,出席过一次世界经济论坛。最近一次接受采访,还是3月25日。

古罗马时期,在城市中心的交叉路口,一般建有广场,市民集会于此交换消息、欢度节庆,甚至决斗或者接受审判。

心声社区,就是华为的“罗马广场”。

任正非向来低调,不习惯与媒体打交道,但非常喜欢与员工交流。华为规模日益庞大,不可能每个员工都能直接与老板交流,任正非就通过内部网络社区了解他们的心声。

▲华为心声社区首页,图片来自公司官网。

2008年6月,心声社区正式上线。在这里,华为人可聊天、吐槽、自曝家丑,甚至能公开炮轰老板。“我们在内部开放批判,就像罗马广场一样,大辩论、大批判,使得我们公司能够自我纠偏”,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多次提到心声社区。

起初,心声社区仅华为内部员工可访问。但随着2014年8月对外开放,这个平台很快成为外界窥见华为的窗口。负责华为全球运营商销售和服务的丁耘又说,“我们刚刚开始把心声社区对外开放时,很多记者根据心声上的信息来批评华为。”

心声社区真正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始于任正非大女儿事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罗马广场”空前热闹,任正非的内部讲话,第一时间在这里发布;任正非密集接受中外媒体采访,具体内容第一时间在这里公开。心声社区,成了全球各种媒体获取华为信息的新闻发布厅。

2019年,关于任正非的报道铺天盖地。但2020年,焦点远离了聚光灯。

心声社区显示,任正非2020年至今仅通过视频形式受访两次,出席过一次世界经济论坛。任正非最近一次接受采访,还是3月25日,也就是说,任正非已经对外沉默4个多月,整整124天。

心声社区发布的任正非讲话也少了。据豹变统计,截至2020年7月27日,心声社区仅仅对外公开发布了8篇任正非讲话,为近年来最少,去年同期近20篇。

“高调”了整个2019年的任正非,为何突然低调了?

任正非为何突然“高调”

能采访到任正非,一度被认为是一种奇迹。但2019年1月中旬,短短三天时间,他接受了29家媒体的采访,回答了68个问题。三天说的话,比过去30年还要多。

低调是任正非的底色。

马云曾评价任正非,“一个被遗忘的高人,最神秘的企业家”。

2010年之前,任正非没有正式接受任何一家媒体的采访。在那一年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任正非偶然被记者拦住,他坦然地接受了拍照,并笑着回答了记者对话了两句,才填补了新闻界的空白。此后,任正非接受采访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堪称全球最低调的企业家。

2000年底,任正非对内发表《华为的冬天》讲话,谈及对待媒体的态度,他希望全体员工都要低调,“因为我们不是上市公司,所以我们不需要公示社会。”因此,华为一直以来基本处于“闷声发大财”的状态。除了数百篇内部讲话,市面上关于任正非本人及华为的著作、文章甚多,任正非称其中多数内容不真实。

任正非的“低调风”,被孟晚舟事件打破。

2018年11月30日,加拿大法院签发临时逮捕令。12月1日,加拿大应美国当局要求将任正非大女儿、华为首席财务官逮捕。而此前的11月19日,任正非刚签发一封总裁办电邮,这是他在公共关系战略刚要汇报会上的讲话,最后说,“未来我们要有领导世界的能力,现在就要有所准备。”

电邮签发过去仅仅12天,华为便开始公司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媒体受访活动,密集对外发声,首先站出来的不是任正非。

2018年12月18日,时任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东莞接受国际媒体采访;一周后,另一位华为高管梁华在深圳举行中国媒体圆桌。此时的任正非,照例看文件,然后在心声社区签发,这也是他最喜欢做的事。

但华为公共关系部意识到,胡厚崑、梁华、陈黎芳等华为高管的影响力,与任正非远不可比。人们更愿意听一听危机之下,华为的创始人、领导者,中国商业史上的传奇人物到底是怎么想的。

任正非不得不腾出时间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2019年1月15日,任正非回答《华尔街日报》、CNBC等7家媒体22个问题;17日、18日,任正非连续两天分别会见了14家中国媒体和8家日本媒体,共回答46个问题。仅三天内,任正非对媒体说的话,比过去30年还要多。

到11月下旬,华为方面曾告诉来访的《洛杉矶时报》,2019年以来,华为接待了3000多名中外媒体访客,其中三分之二集中于上半年。另据豹变统计,2019年全年,心声社区共计对外发布了43篇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的纪要,总字数达到50万。如此高密度地曝光,是任正非这辈子头一回。

人们对任正非的罕见“高调”感到惊诧。有人说,任正非当时对华为的处境过于乐观。但在当时,他笑称,是被逼着给公共关系部打工,“(公共关系部)认为,在此阶段,希望鼓舞我们18万员工的信心,继续努力奋斗;也希望增强客户对我们的理解;同时面对世界发出一些正面的声音,增强民众对我们的理解,推动有些地区发展和合作的信心。”

每次采访前,任正非表示“可以尖锐提问,我会坦诚回答”。不过,外媒记者早就察觉,任正非擅长避开问题锋芒,话术堪称圆融,就算记者求任正非正面回答也不可得。

2019年11月16日,在第三期“任正非咖啡对话”活动上,任正非坦诚地说,“我接受媒体采访的操纵者在那儿,她在做手势,我就知道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实际上,任正非在公共关系战略刚要汇报会上的讲话中曾指出,“学学打打太极拳,少一点少林寺,别咄咄逼人,可以自黑,不可以自夸。”

“太极拳”也好,“少林寺”也罢,到2020年,任正非很少“打工”了。

“战时不宜大风大浪”

聚光灯下,华为一时陷入舆论漩涡。任正非回应:华为过去一段时间红得发紫,如果大家黑一下华为,华为的颜色就变灰一些,恢复了本色。

聚光灯下,任正非频频受访,一些问题反反复复回答,有的问题回答了数十遍。

“格局大”、“高瞻远瞩”、“危机意识强”……舆论场上,任正非被称之为“中国企业家的骄傲”、“民族英雄”。

但任正非不接受“民族英雄”的称号,他还主动婉拒了改革开放40周年先锋人物评选。他说只想集中精力搞搞华为,自己应该是一个埋头苦干的人,出名没意义,“(奖章)能证明我能干吗?能证明我把5G做好了吗”,而且“光荣多了,就没有时间修改文件了”。

较之于对任正非近乎一边倒的好评,聚光灯下,人们对华为的评价开始分化。多数人力挺华为,力挺中国造,背后的逻辑是华为是一面旗帜,美国表面制裁华为实则变相打击中国。与之相对,也有人认为华为有意无意地带动了人们的情绪。

任正非看在眼里,“不能扇起民粹主义的风”,不能将一家商业公司与“为国争光”联系起来。2019年11月6日,他在接受一家德国媒体采访时称,“已经批评了公司内部,不要过度消费国人对我们的热情。”

两件事,曾让华为陷入舆论漩涡。

一是11月初的“胡玲事件”,华为一位HR胡玲在心声社区发帖举报上司与员工上班“划水”、同时研发人员加班时间过长等,这则帖子瞬间成为心声社区上线以来最火的帖子之一。

二是11月底的“251事件”,一位华为员工因为离职与华为产生纠纷,一些提出质疑,华为的回应是一切依法办事。

两件事的本质都是华为内部矛盾,但曝光于外部后,均引发社会争议。

“胡玲事件”从内网火到全网,终于惊动了任正非,他专门对此作出批示,“支持保护当事人”、“不要输出到外部社区去干扰社会”、“战时不宜大风大浪”。

2019年12月11日,一位西班牙媒体记者告诉任正非,中国的社交网络和官方媒体出现了批评华为的声音。任正非习惯性用一种哲学式的方式回应,“华为过去一段时间红得发紫,如果大家黑一下华为,华为的颜色就变灰一些,恢复了本色。华为本色就是灰色,并不是什么红得发紫。在社会认为华为很好的时候,实际上华为本身也是矛盾重重的。”

人们应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华为?任正非回答央视记者提问时表示,希望“没心态”,“平平静静、老老实实‘种地’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多为国家产一个土豆就是贡献。”

任正非又希望外界如何评价他?3月24日,任正非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如果有一天真的退休了,“希望大家都把我忘了,不要把我记着。”

不是所有的苦难都可谈笑风生

舆论躁动,任正非依旧谈笑风生。这种淡定背后,是一部历经磨难的奋斗史。他经历的“恐怖”多的去了。

从藉藉无名到世界领先,华为的成就不可能被忘记;如今遭遇美国发难,任正非带领19万华为人迎难而战,这种“硬气”不可能被忘记。

外人无不认为华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任正非承认打击很大,但不是非常大。2019年上半年,华为公司预计全年收入缩减300亿美元,下半年又说没有那么多了,只有100亿美元左右。

王健林将一个亿定为“小目标”,任正非则说,100亿美元不算“大数字”,况且是在2019年收入目标增长基础上的缩减,这对华而言非最大的危机。任正非认为华为过去才最困难,当时既没有人才和技术,也没有资金和市场,总觉着公司很快就要倒下。

任正非这么说是有底气的。华为年报显示,2019年全球营收8588.33亿元,同比增长19.1%,比同期中国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收入都要多,甚至超过了“宇宙行”,在所有A股上市公司中可以排名第五位。

“现在这个危机,毕竟我们已经具有一定规模和能力,我们是有可能克服的,所以我没有感到多么恐怖”,任正非说。

任正非经历的“恐怖”多的去了。

幼年穷苦时的饥饿记忆,青年时家庭在特定历史时期遭受非常对待,中年就业被骗钱款200万以致丢了饭碗,这些任正非可以提。

借钱初创华为、误入高门槛通信行业不可回头,备受倚重的李一男出走华为,与思科的世纪诉讼,华为差点卖给摩托罗拉,此等任正非也能谈。

不是所有的苦难,任正非都可以谈笑风生,有一个难捱时刻令其痛苦到抑郁、想自杀。2000年的“小灵通事件”,任正非耿耿于怀了八年,那是“硬汉”的“至暗时刻”。

2019年8月20日,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谈起引入小灵通业务在华为内部的争议,任正非表示,“外部的压力,我们一点都不害怕,反正坚决不做;内部的压力,如果说不做,万一华为公司真的由于我判断失误栽跟头,死掉了怎么办?”

当时华为内部很多人都在写报告要做小灵通,简单又赚钱,完全可以上,而任正非判断华为应该聚焦做3GPP标准的产品。由于放弃跟进小灵通业务,华为2001年收入增速骤降,2002年更出现了华为历史上唯一一次收入负增长。

“我每看到一次报告,就是一次内心的纠结折磨,痛苦得无以复加,可能抑郁症也是那个时候变得严重的。直到八年以后,中国确定放3G牌照,我们的心才真正放下来”,任正非说。

彼时任正非经常晚上突然惊醒,想着怎么给员工发工资,甚至有自杀的念头。每次想自杀时就给孙董事长(孙亚芳)打个电话,他知道这是一种病态,关键时刻要求救。美联社记者希望他讲讲当时的具体情形,被任正非直接回绝,“这种痛苦的事情就不讲了”。

人皆曰“苦难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对于“小灵通事件”带来的痛苦,任正非称无法从中学到什么,痛苦本身并无收获。

“后来我们把奋斗目标叫做‘方向大致正确’,绝对正确的方向不存在,大致正确就可以了。第二,组织要充满活力,对准一个地方。这是在科学技术上押赌,有可能赌错。幸亏赌对了,压力就释放了,就不想自杀了。”

那个熟悉的华为回来了

如果说“危机意识”是任正非领导华为的核心哲学,那“狼的精神”就是华为的“企业灵魂”。任正非欣慰的是,特朗普叫醒了华为这匹“沉睡的狼”。

2000年,华为全年销售额增至220亿,利润29亿元列全国电子百强第一位。这年底,任正非写下《华为的冬天》,振聋发聩发问:华为破产了,我们怎么办?

18年后,华为遭遇美国打压。

2018年,在一次内部座谈会上,有人问任正非,有没有计划减轻对美国进口部件的担心?任正非称,华为会继续大量使用使用美国的部件,以至于未来50-60年都不能消除。

“但是,我们要将差距缩小到‘我们要能活下来’。以前这是最低纲领,现在这是我们的最高纲领。”可以说,任正非早就将意识到美国是华为的一大“隐患”。

又2年后,打压升级为全面制裁、绞杀。

“516事件”一周年之际,美国升级对华为的禁令,范围扩大至芯片设计EDA软件、芯片制造、半导体设备等;6月底,美国将华为列为“国家安全威胁”;7月15日,美国又宣布,将对包括华为在内的一些中国科技公司的特定员工施加签证限制。

美国的西方盟友,7月初,法国网络安全局负责人对媒体称,尽管法国不会下令禁用华为设备,但在5G网络建设中法国政府会鼓励当地运营商避免使用华为设备。此后一周,英国正式宣布禁用华为。另据外媒报道,作为华为最重要的供应商之一,受到美国禁令的影响,台积电将酌情考虑是否断供华为。

3月25日,也就是任正非最近一次接受采访,任正非称,美国的强势导致华为“最初的天空一片漆黑”,频频受访后,“天空逐渐变成深灰、中灰”。

任正非回归沉寂。已经活成世界第一的华为又开始“过冬”。

就在英国宣布禁用华为前夜,华为突然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经营业绩。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华为2020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45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1%, 净利润率9.2 %。其中,运营商业务收入1596亿元,企业业务收入363亿元,消费者业务收入2558亿元。

从收入构成看,以手机、PC、电视等智能设备为主的消费者业务收入继续挑大梁,且在总收入占比进一步提高。IDC报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华为手机在中国市场占有率拉升至42.6%,遥遥领先其他友商;全球市场上,华为以17.8%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位居三星(21.1%)之后。另据CounterPoint数据,华为4月份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首次超越三星,并且5月仍然保持单月全球第一。

早在2019年9月,在第二期“咖啡对话”活动中,任正非曾估计2020年上半年财报不会有大增长、但还会好。“看到明年6月份财务报表,可以说华为活下来了;到明年底,大家就会相信华为真的活下来了;到2021年以后大家看到华为恢复增长,就会说他们靠自己解决困难开始增长了”,任正非说。

仗着30年来积累的“家底”,华为实现逆势增长。最让任正非感到欣慰的是,曾经的华为的回来了。

在2019年的采访中,任正非多次提到,相比外部的困难,他更担心内部的问题,表示在华为的发展过程中,华为员工钱包鼓起来后,不愿意到艰苦的地方去了,滋生了严重的惰怠情绪,被美国制裁后,华为变得更加团结,员工的奋斗精神又被激发出来。

外界称华为的奋斗精神为“狼文化”,虽然任正非不承认自己提过“狼文化”一词,但他确实非常推崇狼的精神,“‘狼文化’可能是被外界曲解了,其实就是三个精神:敏感性、团队性、不屈不挠性。我们既没有996,也没有007”,3月24日,任正非在接受《南华早报》时解释。

如果说“危机意识”是任正非领导华为的核心哲学,那“狼的精神”就是华为的“企业灵魂”。任正非欣慰的是,特朗普叫醒了华为这匹“沉睡的狼”。

结语

华为是中国制造的一面旗帜。

华为的遭遇表明,改革开放40余年,中国企业走向全球是必然趋势,遭遇各种挑战、挫折甚至围追堵截是必然事件。时下美国非难华为,是对中国科技产业的打压,这或将成为新常态,中国企业和企业家必须做好心理准备。

华为的顽强在一定程度上给了其他“华为”提了一个醒:只有平时练好内功,战时方能见招拆招。再者,其他企业家们不妨学习一下任正非身上最“硬核”的部分——危机意识。

当然,华为尚未强到足以高枕无忧,危机还远没有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