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时报

首页  >> 今日福州  >> 查看详情

福榕记

2022-03-30 17:59:18 来源: 家在鼓楼 阅读 (14583次)

闽都乡音 好文共赏

    在福州的大街小巷、公园广场,处处可以看到深绿的榕荫。榕树就是福州的城市形象、绿色名片,是国家森林城市福州的一大特色。因此,在福州人印象中,榕树就是“家”,榕树在哪,家就在哪。今天,我们的老朋友贞尧仔先生为大家带来美文《福榕记》,让我们一起来领略他对福州榕树深厚的情感吧!

福 榕 记

    “啾啾-啾啾”“嘁嘁-咕,嘁嘁-咕”“唧唧唧-唧唧”……

    每天,在半醒之中,就听到百鸟和鸣,似乎在催早起,偶尔赖床,鸟儿会飞到窗前,用翅膀扇窗门-噗噗噗,或用喙啄-叨叨叨。起之卷帘而望,群鸟在榕树上嬉闹,有喜鹊等知名的,还有未知名的,如山的树冠是其舞台,或跳跃,或穿梭,或追逐,或对唱,或齐鸣,或比翼展翅,观其乐,得其趣。满目物爽,满心欢喜。沐得晨曦,看着百鸟雀跃图,望着榕姿苍劲清秀,开启了新的一天。

    屋外何以聚鸟,且让其欢悦,只因大榕树。我家与榕树结缘,房前有数棵榕树,刚住进,不及自家阳台,数年后,达六七层高,树冠似青山,成了生动的青绿鸟趣大屏风。

↑原浩

有福之州,城有榕,

家有榕,榕生福。

    福州,别称榕城。据说在唐天复年间,工诗福唐(今福清)人翁承瓒受诏回故乡,册封闽王王审知,临别作诗题书有“榕城”。据传,宋庆历年间蔡襄知福州,下令广植榕,“榕荫”城乡。宋治平年间,福州太守张伯玉,为抗旱涝率众“编户植榕”,福州呈现“绿荫满城,暑不张盖”的景象。南天照天君宫,至今香火旺盛,据说与榕树崇拜有关。有一传说,古时福州南门兜茶亭附近,河塘交错,靠一石铺小路通城,沉浮崎岖,夜间常有人行路跌倒溺亡。后榕树显神灯,路有光辉,此后夜行不再有人落水遇难。百姓感其德,建宫崇为天君祭拜,祈祷照人以光明。至今,福州市民常在榕树上挂灯笼,为树添彩,为城增色,同时祈祷自家丁(福州话谐音“灯”)多人旺。

树佑人,人敬树。

因此,福州古榕甚多。

     比如,森林公园的榕树王,冠幅1300多平方米,树下可纳千人,据说系张伯玉所植。罗星塔公园的中国塔榕,系左宗棠办船政时所栽,相传林纾常坐树下思妻,悲而黯然泪下,因而寄情翻译《巴黎茶花女遗事》。肃威路裴仙宫内小叶榕王“榕城第一古榕树”,据说日侵袭福州,空投炮弹,被浓密枝叶半空拦截,未爆,保周边民众安然无恙,人称“镇城之宝”。还有省政府门前环岛内的华林寺古榕、于山戚公祠旁的寿岩榕、杨桥路高峰桥的人字榕、双抛桥的合抱榕、仓山林浦泰山庙的泰山榕、高宅村香积寺左侧的甲天下榕、三宝寺后的望龙台古榕、朱紫坊的龙墙榕,福清东山村“古榕听涛”、普礼村“古榕清风”,闽侯白沙连坑村省级文保远济桥之上的千年红榕、新坡村县级文保永奋厝后的古红榕等等。

↑周义 摄

 

有诗赞曰:

古木穹枝云里欢,浓荫蔽日隐童年。

历经多少沧桑事,依旧悠擎头顶天。

    古榕常青,新榕繁盛。福州城里街有榕,坊有榕,巷有榕,条条道路排排榕树,绿树成荫,尽显生机。

    常在榕树下穿行,目染其不争春,不为俏,不像桃李未叶先花,只为青绿秀江山,身心为之清新。不管春夏秋冬,还是寒冷热晒,枝枝叶叶都蓬勃青翠,极少黄叶上枝头,残枝败叶不挂冠,从不因风霜而减精神。

    榕树多有须,或短或长,短则一丛丛,似张飞的胡子,又如钢刷,软与硬并存一体。长则如垂帘,风来顺势飘,柔美游荡,风去如铜线,看似呆呆无所事事,其实逐条逐缕均聚重力,扎向大地。一旦着陆,咬定青山不放,深穿猛钻,日渐壮大,由须而根而成支柱,顶起枝叶,撑起一片天。根柱林立,枝干交错,树冠遮天蔽日。榕树根须极富活力,逢石能攀附,像章鱼的爪紧紧吸着。遇墙可穿越,无孔不入。落地就钻扎,如鳝鱼入泥,交错如织,使土崩地裂。根如盘,干如柱,须成林,冠如盖。盘深大,盖圆广而挺挺。遇狂风骤雨,榕树随之摇曳,稳稳当当,似将军坐阵从容自若,任尔西东,至多损些枝叶,不像其他景观树东倒西歪,甚至连根拔起。根强,树之幸也。

↑白马河边大榕树

    福州城,无处不榕树。树在城里,城在树中。树繁茂,城旺盛。榕树总是随遇而生。房前、屋后,河旁、路边,岩石间、陡壁上,田中、山野,无处不见其身影。并排生,连着活,倚着长,树攀树,树生树,树中有树,相生相长,如父子、夫妻、师徒,亲亲密密,缠缠绵绵,盘根错节,比肩竞高。满城青绿,活力四射。

    人植树,树植人。满天华盖,还忧天乎!早晨练,闻着青绿香。午纳凉,透过枝叶缝隙看太阳,观天象。晚漫步,树供以氧,人给以气,两相依,两相宜。榕树下,或对弈、或围观,或高歌、或慢舞,或牵手、或相拥,或演戏、或看剧,都成剧中人,无关剧外事,忘了人间嘈杂,何不快哉?天塌,大树顶。树大,人得乐。

↑周义 摄

    榕树下,何不是城里“桃花源”?吾有心,心在吾,心有景,景生景,目及即景,观天地、山川、楼宇、草木、虫鱼、鸟兽,往往自乐,沉浸于山水之中,做个现实的“陶渊明”。大隐者,缘于此也。何不趁美好春光,自带景,造风景,多栽种,细培根,勤护树,榕荫天下,让心灵有更多的安放之所!

    林林木木,花花草草,榕树最让我醉。醉于其穿越古今,枝叶的四季青翠,焕发青春气息;根须的古雅风骨,能接地承天。醉于榕树下,只关当下精神,不知尘世春秋,不论名利尊卑,怡然自得,自由自在逍遥游。

    榕城榕树繁茂,大树众多,居其间,大幸也!

    幸之至,以福榕记之,祈盼福荫天下。

 

 

贞尧仔作于2022年3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