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时报

首页  >> 南非华社  >> 查看详情

“法轮功”的老巢终将成为埋葬自己的坟墓

2022-04-19 12:36:45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54637次)

2022年2月8日,美国纽约州媒体《时代先驱报》网站(Recordonline.com)报道,“法轮功”美国总部龙泉寺以宗教歧视、选择性执法、打击报复和干扰新年宗教活动等理由,向法院起诉龙泉寺所在地鹿苑镇(Deerpark Town)政府。

“法轮功”为何要起诉鹿苑镇?鹿苑镇与“法轮功”的关系如何?当地民众和政府又为何此如此对待“法轮功”?

龙泉寺到底是个什么寺院?里面藏有什么诡秘

龙泉寺全称“龙泉寺佛学有限公司”,位于美国纽约州奥兰治县鹿苑镇及周边的希望山镇(Mount Hope)和奥蒂斯维尔镇(Otisville),占地总面积超过1100英亩(约445万平方米),大部分土地以宗教理由免缴地产税。

龙泉寺始建于2001年,也就是李洪志叛逃美国后不久,之后陆续圈了许多土地。龙泉寺在注册中,标明其性质为宗教组织,具体分类为佛教,无附属机构,系独立组织。根据美国著名指南星网站(Guidestar.org)公布的报表显示,早在2005年,“龙泉寺佛学公司”的总资产就已经达1.5亿元人民币。

实际上,龙泉寺是“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全球总部,是“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的蛰伏之地,也是“法轮功”信徒朝拜之地。其建筑包括一座唐代风格的寺庙、一座约40米高的佛塔、住宅楼、禅房、学校和神韵舞蹈团排练场地等。

▲“法轮功”的总部老巢龙泉寺

——欺骗

“法轮功”初修建龙泉寺时,可谓是费尽心机,为了掩饰其邪教组织特性,以宗教名义向鹿苑镇申请用地获批。据该镇委员会的成员称,最初他们以为这些人是中国的和尚,只允许他们入住100人。但是拿到用地批准后,“法轮功”便开始连年扩建,先是容纳人数超标,接着又开挖新建人工湖,后又申请建造制香坊、禅房、仓库,再后来又开办艺术学校,打造神韵演出的根据地,建筑规模远远超出标准,实际用途也在逐渐发生变化。

“法轮功”一系列操作让鹿苑镇政府部门十分不解,遂要求其做出书面保证,保证按照规划进行施工。由于“法轮功”不老实耍花招,一次次上当受骗后,鹿苑镇规划委员会于2012年11月14日否决了“龙泉寺佛学公司”一项为期六个月的特殊用途许可的延期申请。

规划委员会律师格伦·普劳特斯基(Glen Plotsky)明确指出,龙泉寺违反了其用地规划,原图上未标明该处开办有所飞天学院以及飞天艺术专科学校。

“法轮功”先用欺骗取得准许,后“先斩后奏”,偷偷施工,对于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要求,置之不理,我行我素,一副藐视人间法律的做派,很符合李洪志渲染的“法轮大法”大于人间小法的说教。

——贿赂

2010年4月4日,龙泉寺向鹿苑镇议会提出扩建申请,由于“法轮功”不遵守信誉,遭到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该申请也一度被鹿苑镇议会搁置。为尽快获得审批,2010年6月,龙泉寺提出向鹿苑镇捐款1万美元的申请,企图通过贿赂打通关节。当然,由于“捐款与用地申请无关”“议会不干涉用地审批事项”,鹿苑镇政府虽然接受了这笔捐款,却无法为其打通审批环节。

——荷枪实弹

龙泉寺周边全部筑有围墙,安装大量摄像头,门口有武装人员和警犬守卫。非但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即便镇议会的建筑检查员、环保人员、警察等公务人员,也难以进入,遭周边居民质疑。

附近一家水泥公司上班的一位男子说,七年前,他第一次偶然来到这里:“吓死我了!我在门口遇到一个携带AK47(狙击步枪)的男子。我们这儿的社区根本不需要这玩意儿!”

进入过龙泉寺的承包商理查德·亚伯(Richard Aber)表示看到了一扇由AK47把守的大门。“一个寺庙要枪干什么?难道当地警察不能保护他们吗?”

居民罗尼·贝尔图奇(Ronnie Bertucci)在一次听证会上回忆,几年前龙泉寺在希望山上修建的时候,曾到每一个社区居民的家中,邀请大家参观,以便了解他们在做什么。但是现在当大家想上山去看看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却遭拒绝了,包括房屋观察员和警察。“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直以为龙泉寺就是一个非营利机构,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每天那么多汽车来来往往。我们不知道上面有什么,上面在干什么,还有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入……我想知道他们到底在干嘛!”

还有居民称看到龙泉寺在打井。他表示,防火完全可以通过井水解决,龙泉寺其实是想利用大片水域建成一道类似护城河的屏障,以防外人窥探。

▲“法轮功”龙泉寺戒备森严,门卫佩有狙击步枪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拥有“四大功能”,具有超人“法力”,又有无数“法身”的李洪志却需要常人来保护。

龙泉寺这个所谓宗教机构、非营利组织采取挂羊头卖狗肉的方式欺骗当地民众,无非是为了掩盖真相。当民众知道有一个恶贯满盈的邪教组织盘踞于此,怎能不民怨沸腾,群起攻之?

龙泉寺里藏匿着些什么罪恶?

龙泉寺表面富丽堂皇,但不允许连接互联网,几乎不使用药品,婚姻关系一般经过事先安排。任何与“法轮功”教义相悖的思想,任何组织、甚至自己的家庭成员如果干涉他们的信仰,都会被贴上恶魔附体的标签,并招来仇视。

美国《质疑杂志》(Skeptical Magazine)2019年6月发表了美国无神论者联合会主席戴夫·希尔夫曼(Dave Silverman)所撰写的《“法轮功”邪教》(The Cult of Falun Gong)一文,介绍了4位外国人在龙泉寺寻职或工作的亲身经历,揭露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在内部推行拒医拒药、种族主义等歪理邪说,以及控制信徒思想和日常活动等各种邪教行为表现。

2020年7月,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了“法轮功”前信徒安娜(Anna)的经历。20多岁的安娜从小就被母亲带到龙泉寺。在这个豪华的邪教总部,安娜过着一种处处受鄙视、欺凌的生活。安娜痛苦地控诉,那是一个充满怪诞信仰、毫不宽容的世界,“我是混血儿,也很可能是同性恋。据‘法轮功’说,这两种人属于引发世界末日的两种人。”

安娜将自己在“法轮功”的经历讲述出来

多少“大法”弟子死于非命

龙泉寺频频死弟子,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只是“法轮功”秘而不宣而已。

2008年5月3日,在修建龙泉寺一栋建筑时,54岁的“法轮功”建造义工柳济南在建筑施工中从16英尺高坠落死亡。龙泉寺拒绝公布相关信息,寺内一男子告诉当地报纸说:“我们属于宗教社区,不用告知公众信息。”

李洪志用他的“消业论”“法身保护说”“神迹说”“得失论”来蒙骗弟子们死心塌地地为其服务,自龙泉寺修建以来不知欺骗了多少“大法弟子”充当义工投入施工。由于这些人没有受过特殊工种的安全培训和技能培训,且基本生活无保障,营养不足,义工弟子的身体抵抗能力下降,导致各种疾病,甚至病死、摔死的事情时有发生。

龙泉寺内部照片。来源:美国《质疑杂志》

除了前述的柳济南外,台湾嘉义人江庆贵,2006年赴“龙泉寺”基地做义工,负责驾驶挖土车。2009年6月,江庆贵背部生疮,7月病情加重,卧床不起。因病情恶化,江庆贵病死在返台的路上。台湾高雄建筑义工谢春宜,为尽快修炼“圆满”,曾多次到龙泉寺当义工,虽然经常出现在“师父”身边,遗憾的是,他也没有得到“师父”的护佑,于2013年初病亡。龙泉寺行政主管韩振国,因肺部感染引起并发症,2010年7月16日死亡,年仅50余岁。

这些人死亡之后统统被李洪志定性为“旧势力太强大”“修炼不精进”等。可叹他们生前鞍前马后为李洪志服务多年,不计报酬,被李洪志害得夺去性命不说,死后还要顶着一口重重的“黑锅”!

“法轮功”目无法律,诬告滥诉与频频被诉

在“法轮功”的眼里,任何人、任何媒体都没有批评“法轮功”的自由。按照李洪志的“指示”,所有对“法轮功”的批评都是在“诽谤大法”,决不能容忍。“法轮功”因此在境外常常发起诬告滥诉,却屡诉屡败。

这次“法轮功”的龙泉寺以宗教歧视、选择性执法、打击报复和干扰新年宗教活动等理由,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当地政府,就属诬告滥诉,是报复性滥诉,报复2022年1月鹿苑镇两位居民及当地一个环保组织依据美国联邦《净水法案》对龙泉寺污染邻近两条河流的起诉。

此前,龙泉寺就曾与当地政府、环保组织和周边邻居之间围绕建筑许可、环境保护和宗教问题诉讼不断,但龙泉寺屡屡称,他们想修建什么就可修建什么。究其原因,“法轮功”在当地目无法纪、野心勃勃是根源。

▲“法轮功”龙泉寺违法向当地河流排放污水。

对于“法轮功”的恣意妄为,当地居民却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纷纷表达自己的看法,谴责“法轮功”真残忍实害人。

早在2011年7月13日鹿苑镇举行的听证会上,有居民反映龙泉寺建设破坏生态环境危及当地居民安全。住在山脚下的居民都认为“法轮功”在希望山上增建人工湖会造成巨大的安全隐患。“下边住着5户人家,一旦在下大雨的时候湖泊决堤了怎么办,我们都会没命的。”“山脚居民住宅的旁边有一座小桥,根本无法承受大卡车、混凝土,甚至还有起重机从这里经过。龙泉寺的车从来都开得很快……我觉得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恐怕有人会被撞死。”

2013年5月8日晚,鹿苑镇规划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在龙泉寺提供出使用学校设施的具体人数之前,不批准其递交的规划图,并拒绝延长将龙泉寺作为宗教场所特殊用途的许可申请。

2014年,针对“法轮功”因未经许可修建、阻碍检查、公然反抗停工令等,龙泉寺多次被告到鹿苑镇法院。

2018年4月,龙泉寺被曝因违法扩建、违反消防规定和非法排放污水,多次受到处罚,相关罚金有的高达每天3.75万美元。

2018年10月,龙泉寺因建造超过四层的木质建筑但没有安装消防喷水系统,被罚款7500美元,

可见,“法轮功”的“法”终究大不过美国法律的“法”。尽管如此,“法轮功”的龙泉寺显然资金雄厚,仍在不断兴建各种设施。或许,是拥有的财富让他们相信自己有了漠视法律的权力,想建什么就建什么,最多不过缴点罚款了事。

美国环保组织“河流报告”网站(Riverreporter.com )2019年4月17日报道,4月10日,有大约600多人参加了当地规划委员会举办的听证会,绝大多数人强烈反对龙泉寺在当地的扩建计划,痛批龙泉寺不遵守已经达成的协议,违章扩建,藐视法律,污染环境,同时也认为地方官员对“法轮功”的违法违规行为监管不力,养痈成患。

一位居民提醒计划委员会的委员们:“你们服务的对象是我们。”另一位居民则大声呼吁:“办点实事吧!”两人都得到了雷鸣般的掌声。一名居民则告知规划委员会委员们,要求他们切实掌握相关情况,要依照《地目法》行事,要遵循本镇相关规划。

▲“法轮功”老巢龙泉寺附近约600名居民参加听证会,对证人痛斥“法轮功”的诸多违法行为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鹿苑乡村联盟代表格蕾斯·伍特德(Grace Woodard)表示:“‘龙泉寺佛学公司’自诩会给我们这个地区带来文化,但我们鹿苑人并不买账。鹿苑乡村联盟反对(他们)扩建。”

居民们纷纷表示,龙泉寺在遵守纽约州、本地区以及相关环境法方面做得非常糟糕,并且对邻居及所在社区的态度非常粗鲁。地方当局在这一方面也未尽人意。

对“法轮功”的所作所为,当地居民自发组织起来,抵制龙泉寺扩建。他们在制作的视频中称,“法轮功”是货真价实的“邪教”,李洪志是邪教头目,对信徒洗脑,斥责“法轮功”撒谎。

2019年12月29日,《时代先驱报》报道,龙泉寺由于无证施工,未经许可扩张地盘,又一次被附近居民告上法庭。

 

就在今年1月的新闻发布会上,代表鹿苑镇居民的律师表示:“这里的人们靠着河流生息,追求的也只不过是自己的生活质量。‘法轮功’作为一个资产庞大的业主,却目无法纪,肆意污染河流,实在是丢人现眼,让人一言难尽。”

▲原告及其律师展示龙泉寺污水排放危害情况

“法轮功”在龙泉寺污染生态环境、违章扩建、威胁交通安全、藐视法律,大搞神秘主义、以邪杀人,相信当地民众绝不会就此罢休,法律也不会任其胡作非为。终有一天,龙泉寺,这座“法轮功”的老巢一定会在历史的洪流中,作为历史的见证,成为埋葬自己的坟墓。

作者:朔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