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非要闻  >> 查看详情

我们的预算全都被犯罪花掉了——开普敦“诺贝尔奖”医院,怎一个囧字了得

2019-08-13 17:16:15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8727次)

 

在开普敦著名的Groote Schuur医院,因为潮水一般涌入的枪支暴力案件受害人急需治疗,其他很多“正常的”患者只能漫长的等待。

医院方面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不同于普通患者,这些枪支暴力案件的受害人往往都处在死亡边缘,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可能很快就会死去。因此其他的患者也只能暂时忍耐。而且医院无论是医护人员的数量还是医疗设备,都显得捉襟见肘;应对大量的暴力犯罪受害人,已经无法顾及到普通患者的感受。有的时候,普通的患者往往要等待两天时间才能得到治疗。

西开普卫生厅长姆本博表示,现在这家医院的外科病房简直成了军医院:“我们投入的那点儿医疗领域的预算,几乎全用在对付犯罪受害人上了;再加上预算削减,普通患者只能漫长的等待。”

2012年的时候,这家医院平均每个月接受36名枪伤受害者;而今他们平均每个月要接收73名,增加了一倍还多。让情况变得更更加糟糕的是,不仅仅是受枪伤的患者受伤者数量增加了,而且受伤者身上的枪伤数量也增加了。

医院的一名医生尼克尔举了一个例子:他们曾经接过一名52岁的女患者,这名女患者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身上竟然有37处枪伤。据说她是在入室抢劫当中被打伤的。还有一名17岁的受害者被送来的时候,身体里面还嵌着13颗子弹头。应对这些身中多枪的患者,外科手术的过程是非常复杂的,消耗的人力和物力资源都很大;对于普通的患者来说这是非常严重的资源占用。

尼克尔医生表示,经常见到这种受枪伤的患者被送到医院,他自己都不得不想出了一些新的招数来应对这些紧急的情况。比如说他就会用塑料管道临时对血液进行分流。还有一次为了防止一名男子因为血气胸的伤害在数分钟内死亡,他不得不在手术室外面剖开了这名男子的胸腔:“我们不得不采用一些非常手段来救治患者,只有这样那些患者才能活下来,在这时候我们已经顾不上什么代价成本之类的了,延续他们的生命是最关键的。也许过了24小时之后,这些患者还会再接受一次手术,那次手术会更复杂,浪费的时间和资源也会更多。”

对于普通患者来讲,这是非常烦恼的等待;但是对于那些枪伤的受害者就不是这样了。布鲁斯女士是一名枪伤受害者,她表示如果不是在这家医院得到治疗,她至今可能也难以行走。她说,当时她正在自己家里的院子里晾衣服,突然之间被一颗流弹击中了膝盖;如果不是在这个医院得到及时的治疗,她可能就瘫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