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非要闻  >> 查看详情

20年前的一幕今天记忆犹新:如果南非一意孤行,这就是他们的明天

2020-06-02 02:35:07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11030次)

虽然已经是20年前的事情,但是今天80岁的老太太西蒙斯仍然能够清楚的记得,当初穆加贝领导的土地改革是怎样让他们失去了728公顷的津巴布韦农场。

这位老太太含着眼泪说:“47年来,我们一直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而现在,她住在首都哈拉雷的一个老人院小小的一居室房间里。她用自己养老的时间来读书和织毛衣。她说:“其实我在这里日子还挺高兴的。”

但是她说,自己当年在农场生活更幸福。她在这个农场生活了20多年,经常在农场骑马:“在内心深处,我就是一个乡下小女孩。”

在60公里开外的地方,有一位黑人工程师,在2002年接管了一个80公顷的农场。当时政府说要把土地分给黑人,他是其中的幸运者。

他在这片农场上种植了玉米和大豆,此外还养羊、鱼和鸡。而今天他却说:“实际上这里没有开展过什么真正的农业活动;我们搬进来的时候就把这里的房子收拾了一下,仅此而已。”

在穆加贝治理津巴布韦的37年时间里,这名曾经的农场主和这名工程师的故事,就像是一个时代的缩影。2017年穆加贝在政变中被推翻,在两年后死去。

20年前,穆加贝从这个国家的4500个大型白人农场主手里夺取了大概4000块农场。他表示,这是用来纠正历史遗留不平等现象的做法之一。当年白人曾经强行夺走过黑人的土地;现在他们需要反其道而行之。

但是很多批评家都表示农业曾经是津巴布韦主要的经济来源,而穆加贝的土地改革让农业遭到了非常严重的破坏。

今天,津巴布韦仍然面临着非常艰难的处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今年津巴布韦的经济可能收缩7.5%。

财政部长恩库贝在写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封信中预计,经济收缩可能会达到15%到20%;新型冠状病毒的瘟疫对这个国家造成的打击可能比人们想象的更加严重。

自从穆加贝的土地改革之后,津巴布韦人经常出现食品短缺的现象,现在很多人纷纷指出:这正是因为白人农场主离开了。

而现在,新型冠状病毒让食品短缺的现象变得更加严重。

津巴布韦已经连续两年干旱,现在全国人口的半数左右、高达770万人目前面临着食品不安全的问题。

世界粮食项目的数据显示,该国的60个行政区当中,有56个行政区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饥饿问题。而且新型冠状病毒带来的危机让人们生活在更深的绝望当中。

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瓜承诺,会进口食品以便让人们摆脱饥饿。

前文中所提到的那名分到了土地的黑人工程师表示,政府所做的类似打土豪分田地的做法是正确的。他们夺走白人农场主的土地,这没有问题,但是应该向白人农场主给与赔偿:“我对此不感到愧疚,因为这些土地本来就是属于黑人原住民的。如果说白人想要在这里工作,他首先要守我们的规矩。可是问题在于,白人也改良了这些土地,他们应该得到赔偿。”

可是津巴布韦白人的感受截然不同。他们认为,打土豪分田地的行为实际上是侵犯的他们的财产权;而对黑人来说,这是他们摆脱英国殖民之后,争取全面解放最后的努力。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土地问题也是英国殖民者与新生的津巴布韦正权谈判的焦点。最终双方达成协议,津巴布韦解放者掌权的前10年里不允许进行土地改革。按照双方的协议,英国人为津巴布韦出资,津巴布韦政府实施买卖自愿的原则,获取之前白人农场主手中的土地。

然而,1997年英国方面首先出现了问题。他们的一名高级官员对津巴布韦表示,伦敦方面没有义务为土地收购出资。

随后在津巴布韦就开始出现针对白人农场主的掠夺现象。而当时的政府严厉打击这种现象。穆加贝向白人农场主保证,他们绝不会容忍这种暴乱现象。

西蒙斯女士回忆说,当时白人农场主沉浸在一种梦想当中,认为他们是不可触碰的,而农业是国家经济的命脉,也是不可动摇的。

然而2000年2月份,津巴布韦进行了宪政改革,无偿剥夺白人土地成为半合法的行为。

在那之后。津巴布韦的所谓解放者老兵开始夺取白人的农场,并自己经营。一年之后,津巴布韦政府政府正式启动土地改革项目,农场被切分成六公顷的小块,或者整个交给黑人去经营。

可是这些农场交给黑人去经营之后,运作状态只能说很一般。

2016年,政府再次进入所谓指令化农业改革项目,为农场主们提供包括种子、肥料、杀虫剂在内的支持。

黑人农场主表示,这为他们带来了一些希望,但是远远不够:“这些援助来得太晚了。而且就算有这些援助,我们也没法子应对干旱。”

对于黑人农场主来说,集资仍然是他们面临的最头疼的问题。按照目前的状况,所有的土地都属于国家;所谓的黑人农场主是在99年的契约基础上使用土地的;而银行在贷款的时候却要求土地产权作为抵押。使用土地的黑人农夫拿不出土地产权证明,也就无法贷款。

到目前为止,津巴布韦政府表示他们不会为土地本身向白人农场主进行赔偿,只会为他们对土地进行了改良做出赔偿。

目前,一名83岁的前任农场主,如今已经双腿截肢瘫痪坐在轮椅上,仍然作为农场主的代表在和津巴布韦政府进行着艰难的谈判。在当年的土地改革中,他失去了自己价值900万美金的农场——要知道那时候900万美金可是相当大的数目。而今天很多农场主只是得到了象征性的一万美金的赔偿。

而且,迄今为止津巴布韦的土地改革将如何继续下去,人们仍然没有明确的答复。政府表示,他们会对全国的土地进行丈量、审计,解决土地多重产权的问题。然而这些年来。津巴布韦的农业依旧每况愈下。一名独立经济学家提供的数据显示。津巴布韦农业占据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已经从15%下降到不足10%。

南非也正在酝酿着无偿回收土地的改革政策。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以及因此带来的食品安全问题。给人们修改宪法的热情泼了一头冷水。也许这个时候他们更应该看看发生在津巴布韦的一切——20年后的今天,历史似乎已经向人们证明了一些什么;可是问题在于:南非人能看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