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非要闻  >> 查看详情

南非农场案件频发进入危机状态,歹徒作案不论肤色有钱就行

2020-10-17 01:54:05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9960次)

The murder of farm manager Brendin Horner, 21, has left the small town of Senekal bruised and emotionally battered, pastors and residents say.

目前,农场盗窃现象每年会导致这个国家损失75亿兰特。而到现在为止,政府似乎没有拿出什么行之有效的方式来对付农场盗窃现象。

南非农场主联盟Agri-SA以及南非大学的调查报告显示,不仅仅是商业性农场遭到袭击,就连新兴农场主也同样成为了农场暴力袭击的对象。

最近,在自由省发生了21岁的农场管理人员霍内尔被杀的案件;随后,涉嫌此案的两名被告人出庭受审的时候,这里的白人农场主展开暴力抗议,推倒了一辆警车,并将其纵火焚烧,这也导致当地出现了种族紧张趋势。10月16日,这两名被告人再次出庭受审,大批经济自由斗士党的支持者赶到现场,与白人农场主发生了对峙。

同样是在本周,另一位自由省的农场主、31岁的迈博格在自己的农场遭到袭击,身上被泼了汽油并纵火点燃。多亏他身上带着枪,吓跑了袭击者;然后跳到游泳池,身上的火焰才熄灭。不过,他也受到了轻度的伤害。

农场主联盟的执行董事范雷德表示,在农场领域的袭击事件已经完全失控:“我们所说的,不仅仅是这些暴力的袭击事件。除此之外,还存在着大范围的盗窃、掠夺现象。罪犯作案的对象不仅仅是大型的农场,包括一些刚刚起步的农夫也成为这种犯罪的受害人。这种犯罪已经直接威胁到了南非的食品安全。”

他表示,研究已经显示,农场的牲畜盗窃以及基础设施盗窃、破坏已经到达了令人震惊的水平:“被他们偷走的东西价值50亿兰特,而要替换这些东西成本还要再加上27亿兰特。”他表示,在农场盗窃中,盗贼能偷什么就偷什么,其中包括牲畜、水泵、水管、电线、柴油,只要是能拿来卖钱的,就没有他们不偷的。

而且,在有的时候,盗贼来不及把牲畜带走,他们甚至会伤害这些牲畜,让这些牲畜终身残废。比如,有的时候他们会把这些牲畜的腿砍断,然后拿着砍掉的腿就逃走了,这种行为显然是非常残忍的。

而且,因为犯罪的多元化,不仅仅是养殖场主,就连种植水果和玉米的农场主都成为犯罪的对象。作案者往往是非常有组织的犯罪团伙,他们会在黑夜进行;作案人们持有武器,而且作案效率很高。一晚上时间,可能会把一个田地里的所有东西都偷走。

有的时候,一公顷土地上的东西,会在几小时内全部被偷光。他们对于这些植物种植者造成的伤害也是非常严重的。被他们破坏过的一些树,可能需要三年才能重新挂果

南非大学的一位法学专家表示,毫无疑问,现在南非的牲畜盗窃案正在高速上升,而最近10年来这种情况一直没有改变。

实际上,很多农场主还没有报案。有的养殖场主对自己究竟有多少牲畜也不是很清楚,遭到了盗窃甚至都一无所知。

2011年,南非牲畜遭到盗窃之后没有报案的百分比占据36%;而现在这一百分比已经飙升到80%。这导致,虽然从表面上看上去牲畜盗窃的数量是在下降,实际上这种案件的数量是在飙升。

牲畜盗窃案件最严重的地方包括东开普、夸祖鲁纳塔尔以及自由省的东部,这些地方的牲畜盗窃案件往往让警察局忙不过来。

在这些案件当中,87%的作案者都是非常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只有13%的作案者是散兵游勇。

一般来讲,实施牲畜盗窃作案的,都是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因为这些东西能卖大钱。南非每年被盗窃的牲畜价值12亿兰特,相当于这一产业总产值的1%。

2019到2020年,因为口蹄疫的影响,南非一度禁止动物拍卖,结果牲畜盗窃也出现了大幅度的减少。可以想象,这种拍卖也和犯罪分子的嚣张有关。

千万不要认为只有白人农场主才会担心,实际上南非黑人农场主协会也已经明确表示:现在针对农场主的犯罪已经上升到了令人难以忍受的水平:“我们的牲畜遭到盗窃,围栏、水泵、电线也都被偷走,这简直是一场噩梦。而这种犯罪情况还在不断恶化,这已经严重影响到南非的食品安全。”

此外,犯罪分子袭击农场、农场工人以及农场主。黑人农场主协会明确表示,这种袭击实际上是不分种族的,犯罪分子想要拿到的就是牲畜、值钱物品以及枪支,他们才不在乎受害人的肤色。

这名黑人农场主的发言人表示,如果政府真的想要保障食品安全,他们就应当投资治安,保护好农场主。

研究人员还开列了一份在南非各地犯罪分子喜欢偷的东西:

在西开普,犯罪分子喜欢袭击水果和小麦农场;

在东开普、北开普,犯罪分子喜欢袭击牲畜养殖场;

在夸祖鲁纳塔尔,犯罪分子喜欢袭击甘蔗种植田、坚果和养牛场;

在林波波,犯罪分子喜欢袭击水果、鳄梨种植场;

在普马兰加,犯罪分子喜欢袭击水果、坚果、牲畜和玉米农场;

在西北省,犯罪分子喜欢袭击玉米农场。

从犯罪数字统计的角度来看

70%的商业农场主都受过犯罪的侵害。

33%的商业农场主在过去三年里受到的犯罪侵害数量有所增加。

夸祖鲁纳塔尔的农场袭击案件最为严重,其次是普马兰加和西北省。

北开普的农场犯罪数量最少。

普马兰加发生的农场财产遭到恶意破坏和损毁的现象最为严重。

豪登省、林波波、北开普、东开普发生的农场庄稼遭到盗窃案件情况最严重。

到目前为止,在南非农场发生的案件当中,牲畜盗窃是最严重的盗窃案件,其次是基础设施盗窃、农场设施盗窃、武装抢劫等等。

只有25%的农场主把所有发生的案件都汇报给警方;还有52%的农场主将部分案件汇报给警方。